• 背景摘要
  • 受历史上最强厄尔尼诺现象影响,在全球范围内造成干旱或暴雨等极端天气,我国气象年景可能总体偏差,降水偏多,涝重于旱。
最强“厄尔尼诺”来袭 我们怎么办?
来源:新浪新闻     发布时间:2016-07-08 17:37

      1983年安康城被淹

  1998年丹凤县一乡镇被暴雨夷为平地

  这些都与“厄尔尼诺”有关

  今年又是厄尔尼诺年

  专家称会是近500年来持续最久的一次

  1 在赤道东太平洋盛行偏东信风,在赤道南、北两侧的东南信风和东北信风的驱动下,赤道太平洋表层海水自东向西流动。

  2 将表层暖水输送到西太平洋堆积,热量也不断积蓄,西太平洋海温上升,而且太平洋水位形成西高东低的结构。

  3 当偏东信风减弱时,维持赤道太平洋海面西高东低的支柱被破坏,西太平洋堆积的高水位暖海水迅速向东扩展,使得西太平洋海温降低,赤道东太平洋海温上升,厄尔尼诺现象由此形成。

  厄尔尼诺是西班牙语“圣婴”的意思,但以这个温柔名字命名的气象,却不像孩子那样柔弱,发怒的它曾经给人类带来毁灭性灾难。

  对于普通市民来说,厄尔尼诺也许是个陌生字眼,但1998年的长江洪灾,1983年我省安康城被淹、1998年丹凤县一乡镇被暴雨夷为平地,都是“圣婴”在作祟。

  今年又是一个厄尔尼诺年,也是一个更值得关注的厄尔尼诺年,因为据气象专家介绍,此次厄尔尼诺现象是近500年中持续最久的一次,它将如何影响我们的生活?人类又该如何应对?

  1983年陕南洪水就与“厄尔尼诺”有关

  阳春4月,西安阳光明媚,年轻人穿上了春装,而就是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日子,华商报记者来到了省气象局,与首席预报员田武文谈起了一个沉重的话题——足可以带来毁灭性灾难的厄尔尼诺异常天气。今年是近500年来厄尔尼诺现象持续时间最长,影响最重的一年。田武文感慨说,如此重大的异常天气年,却很少有市民关注,即便是三月份省气象局专门开过新闻发布会,中央气象局也发布过预警,但民众仍习惯性漠视。

  记者随机在街道上采访近三十名普通市民,很少有人知道“厄尔尼诺”是什么。有市民甚至以为“厄尔尼诺”是一个服装品牌。

  让我们把时间拉回到1983年。

  汹涌的洪水追着人在跑,人爬一层楼,水淹一层楼,人爬二层楼,水淹二层楼……

  汹涌的洪水追着车在跑,车跑多快,水跑多快……

  洪水过后,树上挂着柜子、衣服、尸体;路边堆着家具、木材、尸体……

  这些场景经常出现在60岁的马国政脑海中。1983年,时年27岁的马国政在安康某部服役,是司令部小车班的司机。这一年的建军节(8月1日),他记忆犹新。

  8月1日前夕,安康的雨下得特别大,就像是从天下倒下来的一样。汉江的水,也没有了往日的平静,像是被人推上来一样,洪水涨到了城墙。

  那个年代车辆比较少,作为小车司机,马国政主要任务就是拉着当时抗洪副总指挥和一位参谋长及通信员,奋战在抗洪一线。7月31日上午8时左右,雨特别大,汉江的水越涨越高,指挥部紧急开会,要求市民快速撤离。广播在喊,干部在动员。而作为指挥车,马国政仍驾车奔波在抗洪第一线。

  天快黑的时候,洪水已开始翻过城墙向城内倒灌。马国政开车拉着上述三人开始撤离,此时从车的后视镜里就能看到洪水随后扑来。他驾车一路跑,有的道路已被洪水淹没,他只有赶紧转向。而在这紧急撤离中,他们还拉上了一位没有及时撤离的老百姓。马国政回忆说,当时他顾不上害怕,只能把油门加到底,往地势高处跑,车后的房屋、树木,一切都淹没在洪水中。他现在仍有后怕,当时如果不是一座大楼把来势凶猛的洪水阻挡了一下,他们一车人肯定就被卷到汉江了。因为和他一样驾车,只是拉送物资的一位驾驶员,就是被洪水冲走了。

  马国政说,他一生中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洪水。洪水过后,他驾车拉物资,看到树上挂着柜子、衣服、尸体;路边堆着家具、木材、尸体,还有很多救援人员不停从汉江里打捞出尸体,他连续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不停地开车,拉物资、送物资、送文件、跑救援。这一幕幕,成为三十年来挥不去的恶梦。

  马国政并不知道,当年就是“厄尔尼诺”年。他说,自己当年也没听过“厄尔尼诺”,近几年才知道。得知今年又遇异常气象年,他心里不免打个冷战。马国政说,安康城四百年前曾发生过大洪水,现在的人根本没记忆,但1983年大洪水来时,他是亲眼目睹的,当时很多人都比较麻痹,政府动员撤离时,还有市民做生意不想离去。汉江水涨到城墙上、都快淹没江汉大桥时,还有很多市民在大桥上或城墙上看热闹,谁料到正看热闹时,洪水来了,看热闹的人瞬间卷到汉江里。这种麻痹大意实在是要不得。

  海洋和大气相互作用 造就“厄尔尼诺”现象

  4月22日,位于陕西省气象局19层的指挥大厅里,工作人员正在调试各类视频。

  58岁的田武文,从事气象台专业已有三十年左右,是省气象中心首席预报员。他介绍,全省汛期将至,指挥中心遇到异常天气,会收集全省各个检测点数据,并向省委、省政府提供决策数据,便于指挥全省的防汛抗旱。

  什么是“厄尔尼诺”事件?田武文说,早在18世纪初,秘鲁和厄瓜多尔的渔民就发现每隔数年捕鱼的产量就锐减一次,而且锐减的时间呈现了很强的规律性,几乎都集中在圣诞节前后。当地人把这种现象称为“厄尔尼诺”,意即“圣婴”。这就是如今人们所说的厄尔尼诺现象。

  而“厄尔尼诺”事件官方解释是指赤道东太平洋海域平均海表温度异常偏高的气候事件。海温偏高越多,持续时间越长,其强度就越大。厄尔尼诺事件强度越大,对全球气候影响也就越大,并会导致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多发重发。

  据省防总汇总资料显示,厄尔尼诺事件是海洋和大气相互作用的结果。一般来说,在赤道东太平洋盛行偏东信风,在赤道南、北两侧的东南信风和东北信风的驱动下,赤道太平洋表层海水自东向西流动,将表层暖水输送到西太平洋堆积,热量也不断积蓄,西太平洋海温上升,而且太平洋水位形成西高东低的结构。当偏东信风减弱时,维持赤道太平洋海面西高东低的支柱被破坏,西太平洋堆积的高水位暖海水迅速向东扩展,使得西太平洋海温降低,赤道东太平洋海温上升,厄尔尼诺现象形成。

  本次“厄尔尼诺”影响大

  我国进入汛期7年来最早我省多地低温跌破历史极值

  监测显示,从2014年9月开始的超强厄尔尼诺事件已超过1997/1998年和1982/1983年两次超强厄尔尼诺事件,成为1951年以来最强的厄尔尼诺事件。预计其后续影响将持续加强,引发各类极端天气气候事件的风险不断增大,极可能导致今夏我国南方地区发生严重洪涝灾害,并可能引发我省中南部发生严重洪涝灾害,北部出现干旱,须引起各级高度重视。

  2015年全球表面温度再创新高,为有观测记录以来最暖的一年。今年1月北极气温曾上升到0℃以上。美国东部地区许多城市圣诞节气温打破了同期最高气温记录,随后产生暖冷急转。去年12月美国南部遭遇暴雨袭击。非洲的南非、埃塞俄比亚等国已出现严重干旱,泰国、越南遭遇严重干旱,湄公河水位降至1926年以来最低。南美洲中部遭遇数十年来最强降雨,多国发生严重水灾。英国遭遇了近二十年来最严重的洪涝灾害。

  据田武文介绍,去年入秋以后,我国南方地区降水较常年同期偏多,2015年11月广西、湖南和江西等地出现罕见“冬汛”。刚过去的冬季,全国平均降水量较常年同期偏多超过5成。1月下旬我国遭遇大范围强寒潮雨雪冰冻天气,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四川等19个省(区、市)82个县市跌破最低气温历史极值。3月21日广东多地出现大暴雨,我国华南较常年提早16天进入前汛期,较2015年提早45天进入前汛期,为近7年最早。

  厄尔尼诺事件同样也会影响到陕西全境。田武文说,2015年4月1日我省出现春季最早区域性暴雨。6月下旬汉中、安康等地发生多次暴雨洪涝并致多人死伤。7月18日子洲及8月2日长安等地突发严重暴雨山洪致多人死亡。2016年1月下旬强寒潮天气致全省8区(县)最低气温跌破历史极值,8区(县)最低气温逼近历史极值。

  暴雨 洪灾 干旱 粮食减产“厄尔尼诺”影响真不小

  厄尔尼诺对人们生活的影响很大,只是许多人并不清除。

  田武文收集的相关资料显示:1982-1983年,南非、澳大利亚、印尼等国出现大范围干旱,厄瓜多尔、秘鲁、智利、巴拉圭、美国东西部地区和巴西等国暴雨洪涝。其中1982年,澳大利亚小麦减产44%、印度和泰国水稻分别减产5.7%和3.3%、巴西玉米和大豆分别减产5.6%和11.4%,阿根廷玉米减产20.3%。1983年,美国玉米和大豆分别减产28.4%和17.1%,加拿大小麦减产9.3%,阿根廷大豆减产16.1%;全球玉米和大豆分别减产18%、8%。

  在谈到对中国的影响时,田武文说,1983年夏季,长江中下游发生严重洪涝,东北出现低温,黑龙江6月气温为1951年以来同期最低。1982年,我国大豆减产7.7%,东北粮食减产30万吨。1983年,我国长江中下游地区夏粮减产3.5%。

  对于陕西,1982-1983年发生严重秋冬初春连旱。1983年7-8月汉江上游连续出现区域性暴雨、大暴雨,致汉江发生极为严重的暴雨洪水灾害,1983年7月31日安康全城淹没,全省48个县(市)受灾,受灾人口764.3万人,死亡1857人。

  田武文说,厄尔尼诺事件第二轮影响在1997-1998年。

  南非、澳大利亚、印尼等国出现大范围干旱,厄瓜多尔、秘鲁、智利、巴拉圭、美国东西部地区和巴西等国暴雨洪涝。其中1997年,加拿大小麦减产10%以上;阿根廷大豆减产18.2%,澳大利亚小麦减产15.0%,法国小麦减产7.1%。1998年,印度遭遇洪涝灾害,导致小麦减产7.2%。

  1997年秋季,中国南方降水偏多,1998年夏季,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涝灾害。其中1997年,我国一季稻、玉米、小麦累计减产1790万吨;玉米减产15.7%。1998年,我国夏粮减产11.3%,其中小麦减产11.6%。

  1997-1998年陕西发生严重秋冬初春连旱,关中地区达特大干旱,全省夏粮受旱240万公顷,秋粮受旱124.6万公顷,泾、渭、洛等河流接近干涸,780条中小河道断流。全省有190万人饮水发生困难,20%的县城供水无法保证,渭北个别县城发生水荒。

  1998年夏季,汉江流域因长时间暴雨及下游长江水位持续高位引发陕南地区发生严重洪涝灾害。据记载,1998年7月9日,商洛地区7个县遭暴雨袭击,尤其是丹凤县双槽乡宽坪在6小时40分内降水达1300毫米,洪峰高达5米,径流量890立方米/秒,造成民房大量倒塌,公路、供电、通讯等基础设施中断,死亡96人(其中丹凤45人,商南43人),重伤24人,经济损失达3.64亿元,遇难群众的尸体被冲到河边或淤在泥沙中,惨不忍睹。

  1998年7月5日~10日和8月20~21日,汉中市先后出现两次区域性暴雨,均造成山洪暴发,受灾人口达151万,死亡14人,损坏和倒塌房屋8.58万间,作物受灾8.6万公顷,绝收1.66万公顷,粮食减产7.87万吨,同时,洪水还冲毁铁路桥3座,公路桥948座,坝塘577座,还使151个工矿企业停产或半停产,共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01亿元。这些灾难,现在很多人还记忆犹新。


Copyright © 2003-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9032046号

主办单位:福建省科学技术协会 地址:福州市东大路73号东湖大院 邮编:350001 技术支持:影创企业